• 岁暮·殷忧不能寐
  • 注释⑴岁暮:年底。⑵殷忧:深深的忧虑,《诗经·邶风·柏舟》有“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之句,谢诗这一联当化用其意。殷:多,深。寐:睡觉。颓:尽
  • 岁暮·殷忧不能寐
  • 这是一首岁暮感怀诗,时间又是在寂静的长夜。在这“一年将尽夜”,诗人怀着深重的忧虑,辗转不寐,深感漫漫长夜,似无尽头。 诗的开头两句,
  • 陪润州裴如晦学士游金山回作
  • 首联总写金山胜景。诗人用“烟波微茫信难求”的海上仙山蓬莱岛为喻写金山夜景,十分恰切,夜色朦胧,长云漠漠,连飞鸟也为难以前往而发愁
  • 岁暮·殷忧不能寐
  • 《岁暮》是东晋诗人谢灵运所作的一首五言诗。诗的前两句叙事,诗人以夜不能寐托出忧思之深;三四两句写景,描写难以入睡的诗人岁暮之夜
  • 陪润州裴如晦学士游金山回作
  • 《陪润州裴如晦学士游金山回作》为北宋杨蟠所作,诗中抒发了游金山,被金山的美景所感动的激动之情。诗文优美,对江中明月的描写非常别
  • 陪润州裴如晦学士游金山回作
  • ①裴如晦:作者友人,与王安石有交往。②牙旗:旗杆上饰以象牙的旌旗,这里指代裴如晦的官船。陪润州裴如晦学士游金山回作:杨蟠:首联总写金
  • 微凉·高桐深密间幽篁
  • ⑴间:夹杂。幽篁:指幽深的竹林。《楚辞·九歌·山鬼》:“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王逸注:“幽篁,竹林也。”⑵乳燕:雏燕。南朝宋鲍照《咏
  • 微凉·高桐深密间幽篁
  • 这首小诗极富于宋诗意趣。凉爽、清空,是宋人追求的身体感觉。先说宽袍大袖,风穿行其间——这种服饰曾在宋代贵族士大夫中盛行一时,以
  • 次韵尹潜感怀
  • 《次韵尹潜感怀》是宋朝诗人陈与义所写的一首七言律诗,该诗首联点明次韵感怀,称赞周莘,以下自抒所感;描写了南宋时期的政治的动乱,是一
  • 次韵尹潜感怀
  • 注释①周莘(字尹潜)是陈与义的诗友,其诗亦学杜甫。陈与义避乱襄汉、转徙湖湘之际,和周屡有倡和。此诗即其中之一,是一首因巨大历史事变
  • 次韵尹潜感怀
  • 起句用虚实相济的手法,高度概括地叙述了三年来金兵两次大规模的进攻,像引信一样点燃了诗人心灵的火花。徐、泗、楚、扬均离淮水不远
  • 微凉·高桐深密间幽篁
  • 《微凉》是宋代政治家寇凖的诗作。此诗极富于宋诗意趣,有人景合一、潇洒自如之美感。末句意在言外,给人间留下一种心神俱清的境界。
  • 外太公
  • 有教小儿以“大”字者。次日写“太”字问之。儿仍曰:“大字。”因教之曰:“中多一点,乃太公的太字也。”明日写“犬”字问之,儿曰:“太
  • 朱詹吞纸苦读
  • 注释(1)义阳:郡名,治所义阳县,在今河南信阳。(2)爨(cuàn):烧火做饭。(3)毡:用羊毛或其他动物毛压成,可御寒。(4)虚:腹中空虚。(5)镇南录事参军
  • 读书要三到
  • 注释1。误:错。2。倒:颠倒。3。牵强暗记:勉强默背大意。4。见:同“现”,表露出来。5。晓:知道。6。漫朗:随随便便,漫不经心。7。急:重要,要
  • 孙莘老觉知福州
  • 宋朝人孙莘老(名觉,高邮人)任福州知州时,有很多百姓因欠债无力偿还为官府收押。当时刚好有些有钱人准备捐钱五百万给寺庙修佛殿,来请示
  • 故衫·暗淡绯衫称老身
  • 注释1、绯(fēi):大红色。唐代官员三品以上着绯色官服。称(chèn):适合,相配。2、曳(yè):拖着。3、吴郡:指唐代苏州,州治在吴县(
  • 故衫·暗淡绯衫称老身
  • 这是一首闲适诗,虽说咏的只是一件旧衫,但对旧衫的色香襟袖,穿衫的种种经历,都娓娓道来。一件旧衫,便是坎坷生活的见证。诗作用语细腻准
  • 泰山吟·峨峨东岳高
  • 《泰山吟》是东晋时期女诗人谢道韫所做的一首玄言诗。该诗不仅仅是对泰山的赞美,尤其对神秘岩洞的叹赏使作者浮想联翩,最后竟表示要
  • 泰山吟·峨峨东岳高
  • 注释①泰山:古称岱山,又名岱宗,在今山东省境内,与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遥相对峙,故称“东岳”,为“五岳之首”。其山
  • 泰山吟·峨峨东岳高
  • “峨峨东岳高”一句,开门见山,吟咏泰山巍峨高大,“秀极冲青天”,既勾画出直刺云霄、高耸陡峭的山势,又把静止的山峰写得生气蓬勃,富含动
  • 故衫·暗淡绯衫称老身
  • 《故衫》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此诗首联写诗人自我嘲讽;颔联写诗人在杭州、苏州数年经历;颈联写诗人因景触生怀旧之
  • 扬州偶会前洛阳卢耿主簿
  • 《扬州偶会前洛阳卢耿主簿》是唐朝诗人韦应物在扬州偶遇故人是写的一首表达自己激动心情的诗。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一百八十六。
  • 扬州偶会前洛阳卢耿主簿
  • 三句三仄尾不救。中二联清水芙蓉,对仗工而不见其工,如信口道来而余韵无穷。首联如叙家常,毫无雕饰,直入主题。突出偶会,突出喜悦。当年
  • 郑同北见赵王
  • 郑同北上拜见赵王。赵王说:“您是南方的博学之士,来这里有何见教?”郑同回答说:“我是南方一个鄙陋无知的人,有什么值得您向我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