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_散文精选_诗词大全_经典句子_短篇原创美文

我的妈妈是骗子

我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清晨在班车上,利用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快速浏览手机中微友们一大早转发的当日资讯。今天,也不例外。正当我翻看资讯时,手机QQ弹出一条信息,是未曾谋过面的战友李河

2020-01-05  分类:散文共赏  浏览:21次

父亲

在父亲离开人世的这几年,我一直有个心愿,希望能用自己的笔写一篇缅怀父亲的文章。只是一直惭愧于自己的文笔不佳,而未能实现。今晚,不知为何,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与父亲相处的许多

2020-01-05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57次

岁末感怀

雪落寒枝,又是一年。红泥火炉前,绿蚁醅酒中,可有你醉了的模样?期待中,那些写在红叶上的秋词,也已有了归宿。年末,总有些感念,有些回忆浮现萦绕。一路走来,看着空旷处高楼巍然屹立,

2020-01-05  分类:精选散文  浏览:72次

戏与人生

一块蛋糕,一杯咖啡,简简单单的晚餐。一个人,一边吃一边看电视,一边儿抹眼泪。电视镜头里,是瑞莲拉着女儿阿福去见绑匪,要用自己的亲生女儿换回朋友的儿子雄仔。那果敢,那坚毅,那慈爱

2020-01-05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48次

李舫的散文

开始对李舫散文产生兴趣,源于偶然看到她在《国家人文历史》杂志开设的专栏“观天下·爱丁堡纪行”中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19世纪初的英国文学就是两个小儿麻痹症患

2020-01-04  分类:精选散文  浏览:94次

第一次卖米

我的家在大山里,生活中所用的钱要靠卖粮食。赶场天,母亲感冒了,叫我挑几十斤米去乡场上卖,买些油盐回家吃。那是我第一次去乡场上卖米,母亲咳喘着仔细交待:“娃呀,我们家的是好米,八

2019-12-30  分类:散文共赏  浏览:35次

我的村庄

我姓曾,所以我出生的村子叫曾庄;或者说我出生的村子叫曾庄,所以我姓曾。我刚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村庄已经存在世界上很长时间了,但在一个新生命的眼里,她也刚刚出生,也许我们是一起

2019-12-30  分类:散文诗歌  浏览:43次

灵隐路

灵隐路是我在杭州最熟悉、来回最多的一条路,春夏秋冬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美景的变化,因为路的这头是我家,路的那头是奶奶家。今年的冬天在秋天里,虽然寒冷来的有点迟但双脚还是有些凉意。打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29次

香火龙

我第一次欣赏香火龙,是在土桥镇永安村。汝城香火龙被打上“四旧”烙印后,好些年没敢“抛头露脸”。上世纪八十年代,永安村民终于重新点燃香火龙。那年刚过春节,一同事告诉我,农历十八永

2019-12-30  分类:精选散文  浏览:47次

父 亲

父亲出生于二十世纪初期,1980年去世时76岁。他劳苦一生,半字不识,可生前在老家那座江南小城里却几乎“妇孺皆知”。何故?原因有三——个子特高,酒量特大,脾气特坏。父亲恐怕有一

2019-12-30  分类:散文共赏  浏览:113次

夕阳坠入地平线,西天燃烧着鲜红的霞光,一片宁静轻轻落在梵学书院娑罗树的枝梢上,晚风的吹拂也便弛缓起来。一种博大的美悄然充溢我的心头。对我来说,此时此刻,已失落其界限。今日的黄昏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30次

故乡掠影

俗话说:人不出门身不贵。在家乡的时侯总想出去走一走,见见世面,在异乡又经常回味家乡的美好。百年为客老,一念爱乡深啊!自双亲离世后,我回老家的频次少了。而人到中年知酸甜,更怀念乡

2019-12-30  分类:散文诗歌  浏览:93次

岐山臊子面

那是十年前,国庆期间省上组织省内各知名企业去北京开展销会,我们公司在北京天坛公园。展销的是我们当地有名的风味名吃,闻名遐尔的“岐山臊子面!”天坛公园我以前没来过,真不愧是伟大的

2019-12-30  分类:精选散文  浏览:46次

我和姐的下午茶

在一个午后,刘亚宁,一个姐姐故乡籍年轻诗人的作品引起了我们俩强烈共鸣。《生长史》,风一点点把沙丘垒高/当顶部更接近天空一厘米/下面就走来一块石碑/守住沙子/护住垭口/为了不遗忘

2019-12-30  分类:散文共赏  浏览:34次

似的群山

初夏时节,士学发来这篇散文的电子版,是讲春天发生的一件事。说是春天,其实春天只是刚见踪影,还没完全呈现出春天的样子,因为那天正是立春。另外,说发生一件事也不准确,当时,不过是有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31次

老宅一瞥

故乡在每个人心中都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自古至今人们都把明月星光带有灵性的最美好东西寄寓它。那么生我养我的那所老宅院就是故乡的心脏,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富有灵感。她像一朵艳丽的花朵

2019-12-30  分类:散文共赏  浏览:40次

做一个安静的阅读者

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生命也会受尘俗的限制,不可能将所有的书,哪怕是经典都无法读遍,所谓读万卷书,不是一种夸张,也算是一种自负吧。越是读得书多,越知道自己的无知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24次

永不逝去的爱

近几天,常想起母亲。妈,今年您应该96岁高龄了。小时候,最想吃到东西是花生。母亲缝制个小布袋子,里面装满花生,悬挂于她床榻上方。这是当时家中典藏的食物。趁着家中无人,我想法子取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43次

风景

我在农村生活的时间不多,对乡村的记忆是零零散散的。但就是这些零零散散的记忆,在后来的日子,时常从我的脑海里跳跃出来,提醒着我,那里是我的祖辈生活过的地方,是我的故乡。说到故乡,

2019-12-30  分类:散文小说  浏览:37次

远去的稻草

稻草,分干的活的两种,一般指干枯后的那种,俗称黄草。在二三十年前的农村,稻草再寻常不过。随着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的发展变化,稻草渐行渐远,逐渐变得稀有起来。从一粒粒稻谷到一颗颗幼苗

2019-12-30  分类:散文诗歌  浏览:3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