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船却望金陵月,独倚牙旗坐浪头
  • 世上蓬莱第几洲,长云漠漠鸟飞愁。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天远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回船却望金陵月,独倚牙旗坐浪头。
  • 世上蓬莱第几洲,长云漠漠鸟飞愁
  • 世上蓬莱第几洲,长云漠漠鸟飞愁。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天远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回船却望金陵月,独倚牙旗坐浪头。
  • 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
  • 世上蓬莱第几洲,长云漠漠鸟飞愁。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天远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回船却望金陵月,独倚牙旗坐浪头。
  • 天远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
  • 世上蓬莱第几洲,长云漠漠鸟飞愁。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天远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回船却望金陵月,独倚牙旗坐浪头。
  • 可使翠华周宇县,谁持白羽静风尘
  • 胡儿又看绕淮春,叹息犹为国有人。可使翠华周宇县,谁持白羽静风尘。五年天地无穷事,万里江湖见在身。共说金陵龙虎气,放臣迷路感烟津。
  • 五年天地无穷事,万里江湖见在身
  • 胡儿又看绕淮春,叹息犹为国有人。可使翠华周宇县,谁持白羽静风尘。五年天地无穷事,万里江湖见在身。共说金陵龙虎气,放臣迷路感烟津。
  • 共说金陵龙虎气,放臣迷路感烟津
  • 胡儿又看绕淮春,叹息犹为国有人。可使翠华周宇县,谁持白羽静风尘。五年天地无穷事,万里江湖见在身。共说金陵龙虎气,放臣迷路感烟津。
  • 胡儿又看绕淮春,叹息犹为国有人
  • 胡儿又看绕淮春,叹息犹为国有人。可使翠华周宇县,谁持白羽静风尘。五年天地无穷事,万里江湖见在身。共说金陵龙虎气,放臣迷路感烟津。
  • 曾经烂熳三年着,欲弃空箱似少恩
  • 暗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残色过梅看向尽,故香因洗嗅犹存。曾经烂熳三年着,欲弃空箱似少恩。
  • 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
  •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复非匠,云构发自然。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 暗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
  • 暗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残色过梅看向尽,故香因洗嗅犹存。曾经烂熳三年着,欲弃空箱似少恩。
  • 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
  • 暗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残色过梅看向尽,故香因洗嗅犹存。曾经烂熳三年着,欲弃空箱似少恩。
  • 残色过梅看向尽,故香因洗嗅犹存
  • 暗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残色过梅看向尽,故香因洗嗅犹存。曾经烂熳三年着,欲弃空箱似少恩。
  •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复非匠,云构发自然。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其他网友都在看: